苹果派与猫

嘛,你好。
三分钟热度更文,永远别期待我会填坑(´×ω×`)
是个孩厨,
日常失踪,但是没死,在磨主线剧情。
没了。

大晚上不准偷跑出去☆瑞嘉瑞☆

☆cp瑞嘉瑞无差
☆现代pa,双写手设
☆ooc预警
☆bug有
☆最后一段是两人的视角!不要被我弄糊了哦!

  “好闲啊,最近格瑞在忙着出本的事都没时间和我赌骰子玩了……”
  嘉德罗斯翻阅着网页上的文章,嘴里嘟囔着些什么,右手撑着脸颊,满脸的无聊。头发披下来搭在肩上,没了以往的倔强。
  晚上12点,最近自己喜欢的cp多出了好多粮,他本来是打算在晚上吃口糖就睡觉的,结果才开始看就被塞了一口ooc,瞬间睡意全无,“这些渣渣都在写些什么啊!为什么格瑞会成一个内心自卑的性格!这些渣渣们写文章都不润色的么,一个个ooc巨多还跟我写对家打本家tag?!”
  格瑞是他的对象,交往有几年了,关系已经到了夫夫的地步了。两人都是网络写手,同人原创皆触及过,也都分别出过书,文风极度不同可偏偏就走到了一起。最近有一部动漫里的两个角色和他们重名,出于朋友安利去看了看,结果被拉入了一个大粮坑,现在罗斯活跃于瑞嘉瑞圈。格瑞最近在忙着他的新书预售和一系列的事,都没怎么回家。
  嘉德罗斯烦躁的搓了把头发,脸上的躁动显而易见,他猛地起身,朝右手边抓去,却只抓到了一个空瓶子。可乐没了吗?他在心里暗暗的想着,抓着它走向厨房。
  客厅里一点声音也没有,他和格瑞养的两只猫躺在它们的床上,已经睡着了。那只橘猫“神通棍”还把整只猫倒在了白猫“烈斩”身上,嘉德罗斯一脸冷漠的走过去,把那只橘猫推到了一旁。他经常开玩笑说格瑞那性格就像这只白猫一样冷漠如冰,格瑞有时候会回嘴他和另一只橘猫一样爱吃。没开灯的客厅一片寂静,只有泛白的月光洒在他的后背。“格瑞这家伙——最近怎么老是不回来啊,无聊死了。”打开冰箱,灯光照得有点晃眼睛,他看了看上层的饮料,只有牛奶和果汁,却是一瓶可乐都没有了。
  他关上冰箱门,揉揉眼睛再重新打开,不可置信的说:“可乐居然一瓶都没了?明明昨天出去买过来着……?”他在冰箱里翻找着,想翻出一瓶来,结果迎接他的是一个没有一瓶可乐且在他眼里已宛如没用的冰箱。“啧,这下麻烦了。”罗斯皱了皱眉,现在可是国庆假期的第一天,好不容易编辑雷德和祖玛放他休息,居然连好好的喝个可乐都不行。他没好气的甩上冰箱门,“砰”的一声震掉了一张纸条。
  “最近天气冷了,可乐又是冰的,还是少喝为好,你赶稿熬夜了几天吧,给你留了果汁和牛奶养下身子。”他慢慢的读出这段话,脸上本来就有黑气现在阴沉的可以滴出水,他的手死死地拽住边角,指骨因为用力捏住纸而发白,手有些颤抖,却又舍不得就这么撕掉它。“格瑞你个混蛋,明明昨晚回家了不跟我说一声就跑还黑走了我的可乐?!我可是要靠着这个活的啊!最近天气哪里凉了我还热着呢!”他瞬间崩了自己本来对外很高冷的人设,炸毛一般的吼起来。就在这时,穿着短袖短裤的他感到一股凉气抓住他的脚腕,他打了个喷嚏,尴尬的摆摆手,“天气不冷废除掉。”
  嘉德罗斯揉了揉鼻子,把翘起来一角的黑色星星粘回去,开始思索接下来要怎么办,“可乐被格瑞这个家伙全部打包带走了,他应该不可能丢掉吧?毕竟有几十瓶,算下来也够吃一顿饭了。万一……”沉思了一会儿,他突然冲向客厅打开了灯,完全不顾及还在沉睡的两只猫。“喵!”橘猫猛地大叫一声,全身的毛炸起,摆出一副“你再不关灯我就抓死你”的表情,可罗斯完全忽视了它,哦,不能说完全忽视,他把橘猫丢到了正在揉眼睛的烈斩身上,然后橘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白猫身边滩成了一滩。
  嘉德罗斯从大门开始以地毯式搜查整个他和格瑞的家,沙发后边,床底下,电脑后面,格瑞的藏书堆中,就是连每个柜子都翻开找了一遍,却连一个可乐瓶盖都没看到。身边围绕着黑色强压的他缓缓地坐在了沙发上,酝酿了一会儿,按下了“牛奶死忠粉”的通话键。
  “怎么了,罗斯?我马上……”对面传来细碎的纸张哗啦声,还有电脑的关机声。没等格瑞的话说完,他就一口气吼出了他脑子里早就准备好了的话:“格瑞!你这个混蛋!你的人呢?!我的可乐呢?!回家啊你!都几个星期了我加班赶稿子就算了结果好不容易的七天假期你要我拿来独守空房吗!”他朝手里显示通话中的手机大喊着,猛地跳起往门外跑,“大不了我自己再去买可乐!我限你今晚给我回家!不然你会看到你牛奶惨不忍睹的尸体躺在垃圾箱里!”赌气似的不听对方辩解就挂断了通话,把手机故意丢在鞋柜上不拿,一个人跑出了门。
  “嘟…嘟…嘟…”格瑞现在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打回去安慰那边赌气的罗斯,望着手上显示“通话结束”的手机,只好哭笑不得的收拾好资料,拿起公文包走进地铁站。

  末班车上已经没有几个人,只有加班完毕回家的员工们迷迷糊糊的半躺在椅子上。格瑞独自坐在回家的地铁上,想起刚刚嘉德罗斯的那一通电话,不禁再次轻笑了起来,“不知道他生气了没,估计去地铁站旁边的那个24小时便利店了,要不回去顺路找找看好了。”格瑞在心里这样想着,抓了抓手中的外套。

  嘉德罗斯在街道上奔跑着,带点凉意的微风在他身边刮过,嘴里不断的叨着“格瑞格瑞格瑞格瑞”,咬着牙,像是想把他的名字咬碎揉进肚里永远刻下一般。他的脸有点微红,不知是因为剧烈运动还是刚刚自顾自的挂掉电话,和着黄晕的光让他的包子脸更可爱了。“啊嚏。”忘记穿外套了,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喷嚏让他尴尬的想着,停了下来,不过现在回去拿也不太好,都已经跑到这里了,算了,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恢复一下刚刚加速到差点令人窒息的心跳。

  “…站到了,下一站……”格瑞从手机上抬起头并停止了回复评论的手,一般用来扎起头发的黑色发带已经摘下放回包中,最近没怎么刻意打理的银白色发丝也因此披散在了肩膀两侧,比平时严谨的样子少了一分冷酷呢。“马上就到了,还有一站。”他小声地自言自语道,拿起公文包站起来走向门旁,肩上的黑色外套还带着点体温,暖暖的,即使格瑞这人平时连话语都是近乎于碎冰的零度。

  慢慢走在暖黄色灯光照耀着的柏油路上,短袖连帽衫的灿黄色帽子被自己戴上,压住早已披下来了的金色半长发,胸前飘着的松紧带不时地被风刮向身后,前面闪着白色冷光的就是便利店旁的地铁站了,心中明明已经不是特别执着于想喝可乐了,还是一步步的走向那个平时少于进入的店铺。

  “滴——”手持地铁卡走出地下通道,突如其来的黑暗让格瑞有点不适应,眨眨眼让自己舒服一点,看到不远处属于便利店白光和一个在灯光下模模糊糊走来的人影,那个人影迟疑了一会儿,猛地向自己跑过来。无奈的叹口气,嘴角却勾起了一个似有若无的微笑。

  看见对面踏出地铁站的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脑细胞跨过思维直接命令他跑了起来,他也没去在意。“格瑞——!”猛地扑到对方怀里,清晰的听见了两个人和上拍子的“扑通扑通”的心跳。

  没有让人尴尬的时间,像是约好了一样同时开口。

  “格瑞!你这家伙怎么现在才回!烦死了我的可乐还被你拿走了!算了我原谅你了!既然有时间了陪我来玩骰子吧!”怀中人的脸上又有了以往的狂热,散发着属于他的独特温度。明明嘴里嘟囔着抱怨着,包子脸上却是不经意流露出的开心,还有再次翘起边角的黑色小星星。

  “罗斯,你又想像上次那样,在半夜出来结果没拿钥匙回去缩在门口等我回家等到凌晨两点多吗?我不想陪你玩那个坑人的骰子,回家了。”昂起头看着总算回家了的恋人,对方脸上久违的带上了一点宠溺的感觉。被风吹冷的身上披上了一件还有点温暖的外套。
  “回去了,关于可乐你可以在空调上面找找看。”“啥!那么高吗?!格瑞你又把东西放高不让我拿!”“噗嗤。”“你还笑!”

--------分割线---------
  这儿嗷呜!上学期间囤文第一篇!还有几篇戳主页吧!最近沉迷牙牙的歌xxx在尝试不同的文风,试着让自己的文章变得生动一些(๑•̀ㅂ•́)و✧

评论

热度(18)